菲非霏的小马甲

你不用喜欢我,我只忠于自己
不会弹吉他的段子手不是个好厨子
本职医学僧 天性厨子 玩票吉他手 手帐新人 业余摄影师
一个严重的单身癌

【双黄】星23

107/130中秋快乐哟
今天很冷,我刚到图书馆
瑟瑟发抖,把文先更了
假期快乐!
马上就是国庆节了,我可能没时间更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三月绽放了誓言
在四月遗落了谎言
而五月我依然眷恋

——

黄渤我行我素惯了,这次却思量再三觉得还是快去快回比较好,每当他想起临别时皇上的面容,他心里就发颤。这个世界上,帝王是高高在上的,注定他就是孤独的,而皇上终于有一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的时候,自然是不想放手的。

黄渤一行到达江淮的时候,是张艺兴在城外迎接,这一次黄渤带的队伍浩浩荡荡,不亚于当时处理贪污案的官员,张艺兴都愣住了。

“怎么,渤哥,这次带着这么多人来抄我家?”张艺兴揽着黄渤的肩膀,跟他开玩笑,“今晚给渤哥准备了好酒好菜,希望哥你能赏个脸。”

黄渤没有心思跟他闹着玩,他一脸疲惫:“今天哥哥不能陪你吃饭了,赶紧给哥安排个住处,让我好好睡一觉。”

张艺兴看着黄渤这个样子,也就没再强求,他带着黄渤一行人,进了一个不大的宅子。他压根没想到这次会有这么多人,房间略有不够,没办法把人都安置好,和黄渤一商量,黄渤表示自己一个人住个偏房就行了,把大房间让给其他兄弟们。张艺兴虽然觉得不妥,但是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既然黄渤是自愿的,那就只好委屈他一下了。

下人们给黄渤大人打来了热水,黄渤正打算关上门洗漱睡觉呢,可是突然有人敲门。

黄渤让他进来,那人一身的装扮一看就是个练家子,黄渤吓了一跳,面前的人看出他的紧张甚至是惊恐,于是赶紧跪下:“大人莫怕,臣是都察院的一个小官,是陛下此次特地派来的信使。”

“信使?”黄渤一时摸不着头脑,让都察院的人来做信使,皇上是要干什么。

“是,陛下吩咐小的,一到江淮就找大人,让大人写一封信给陛下报个平安,由臣送回去。”

黄渤这么一听就明白了七八分,这是皇上牵挂自己,并且命令自己常给他写信呢,他把那人扶起来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大人叫我龄九就好。”

“这次就你一个人来吗?”

“我师弟章九跟我一起来的,我去送信的时候,他负责在暗中保护大人。”

黄渤一听这个名字就全明白了,都察院掌管着一个名叫听风处的组织,里面的人都是以数字命名,那些人其实是皇上的密探,负责调查并传递情报,名字中数字越大的代表其能力越高,这位名字带九的小兄弟,看样子本事不小,估计从江淮到京城,只需三五日便到。但是听风处最厉害的不是送信,皇上想要调查谁,就派听风处的去监视他,用不了几日,想要的东西就全能掌握,当初刺杀案皇上派出两个人去盯了孙红雷几日,黄渤是那一次了解到听风处的。所以这次派来的这两位小兄弟,估计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并且监视自己。

“希望大人今晚就把信写好,臣好赶紧送回去,以解陛下牵挂相思之情。”

“拿笔来。”黄渤倒是没再犹豫,赶紧写完了信,封了口,把他给打发走了。

黄渤躺在床上的时候,基本已经猜透皇上的心思了,说要保护和送信,那叫听风处的人来也太小题大做了,说到底皇上还是对他不放心,此次龄九来,却没把章九一起带过来,那么章九就是负责监视他的人。之前一道圣旨下来张艺兴就被留在了江淮,黄渤只当是个偶然,可当黄渤再次提到江淮的时候,皇上的脸色明显不愉快,更别说张艺兴这个名字,更是听不得。还说皇上要心系天下呢,没想到心眼也就那么一丁点儿大。

——

第二日,黄渤一大早就去找张艺兴,恰巧张艺兴正在水运总府议事,黄渤一拍大腿,不如今天就把大事都商讨一下,早开展早结束。结果十余人坐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了,一晃眼就到了傍晚,张艺兴再次邀请大家到自己府上吃饭,黄渤想了想,没再推辞。

莺歌燕舞,觥筹交错,好大的场面,艺兴说这全都因为水运的开展,这里更加富裕了,知府再清廉也做不到两袖清风了。一下子,在座的都开始夸黄渤大人如何如何能干,皇家水运如何如何好,黄渤听得都没胃口了,筷子一放就不吃了。艺兴见了,赶紧给倒满酒,说要好好叙叙旧,黄渤才像是找到救星一般拉着艺兴的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,不管其他人了。

艺兴真是长大了,这才一年没见,就已经在江淮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,早就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屁孩了,但是黄渤提醒他千万不要犯前人的错误,皇上那边盯他盯得紧。艺兴不解,但是黄渤也没再说什么了。

当晚黄渤喝多了,是艺兴亲自给送回去的,黄渤把艺兴拉进屋里说要送他点东西,也许是喝醉了忘了放哪了,黄渤找了半天没找到,只好让艺兴先回去,明天再找他要。

艺兴告辞回府后,黄渤坐在床边看着窗外,似乎是晃过一个人影。“章九。”他叫了一声,人影没了,黄渤苦笑一声,果然是他,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,身边就跟了几个仆人,不是贴身伺候的黄渤倒也不在意他的名字与家底,反正是皇上派给他人,他用便是了,但是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跟着他,晚饭时还过来给他倒酒,黄渤仔细观察过他的手,虎口处有伤痕和茧子,应该是个练家子,他端着酒壶离开的时候黄渤又看到了他脚上的鞋子,仆人都是穿布鞋,但他是靴子,还与别人的都不同,和龄九一样,他走路没声,于是才断定,皇上果然派人来监视他了。

也许皇上是担心有人会来害他,才派人暗中盯着,但无论如何,今天他把张艺兴叫进房里半个时辰后才出来,这事皇上也一定会知道。

他虽然想气一气皇上,但也没必要因此搭上年轻人的前途,所以思来想去,他坐起来,给皇上写了一封信,日后皇上揪出这段来他也好有说辞。

——
黄渤低估了龄九的能力,他们十三天才从京城到达江淮,龄九打个来回仅需七天,皇上不就是想要信嘛,黄渤把七封信交给龄九,看着他诧异的表情,黄渤笑着对他说:“不急,晚上吃了饭再走。”

黄渤的信里什么都写,今天干了什么事,吃了什么饭,手下的大臣们如何能干他都写进去了,末了提一句今天又和张大人饮酒叙事了,还夸了夸张大人年轻有为。从不提相思之情,甚至还表示自己想多待些日子。于是龄九再回来的时候,也带了几封信,黄渤当他的面就拆开了信,也没仔细看,直接问他:“陛下跟你说什么没有?”

龄九很诧异黄渤为什么知道陛下嘱咐过他什么,不过这本来就是要跟黄渤说的,他也就没隐瞒:“大人…陛下让小的提醒大人,事办完了就赶紧回去,不要耽搁。”

“没了?”

“其他的都在信里,陛下嘱咐的就只有这些了。”

黄渤又拿起那几封信看了看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:“龄九啊,你每次回到京城后会待多久呢?”

“半日,臣每次都是白天到达,晚上就出发,陛下说信要尽快送到大人手上,臣不敢耽搁。”

“陛下倒是一点都不体谅你,也不怕你累坏了身体。”

“这是臣份内的事,臣应该做好,怎么能让陛下担心呢。”

“行了,你也忙了好几天了,就先别送了,我这几天太忙了,没时间写信,等先看完了陛下的信再写吧,你也正好先休息几天,养精蓄锐嘛。”

于是一连几天龄九也没等到黄渤叫他去送信。

在这样的冷雨夜等公交
最希望自己能拥有一杯热奶茶
如果是在家那就能喝点红酒

算了,都不现实
我还是期盼着黄金周回来后能听到供暖的好消息吧

他们的推免结果下来了
学长学姐都是北医
吾等鼠辈目光短浅
只想着考回去读个天医
被学姐嫌弃了
等级一样还有啥可考的
最差也得选首医
有能力就北医中山

虽然推免是不可能了
但是还是要向上看啊

【双黄】星21

105/130

——————

黄渤是需要经过册封大典才能正式成为护国公的,在这段时间里,他还是那个水运总管。这个官职大半时间也是个闲职,只不过一到夏天就要忙起来了,眼瞅着就要入夏,如果今年收益好,水运一事就可以再南下,打通全国水运,于国家,于人民都是个好事,黄渤为此做了详细的计划,因为他知道这事在皇上心中的分量,他说以后不一定会有人对这件事如此上心,所以决定善始善终,只要自己还是水运总管,这事他就必须得管。真正让百姓富裕起来他们才会听朝廷的话,为了调动老百姓的积极性,他把原来的官办变为官商合办,这是真正的让利于民,并且削弱了官吏的权力,省得再出现那样严重的贪污案。

想法终究是个想法,落到纸面上的时候就知道有多难,等到实施起来呢?

皇上知道黄渤为这件事付出很多,是不可能停手的,但是任由黄渤日夜操劳,他也实在不忍心,皇上只能跟他说慢慢来,别累坏了身子。

黄渤被催得烦了,于是不许皇上踏进书房,他说等他忙完自然会回去休息。皇上也就很少有机会陪黄渤了,而且每夜都是一个人睡的,睡到半夜一翻身怀里就多一个人。

——

二十天后皇上实在忍受不了,跟在送茶水的小太监身后进了书房。他一句话都不说,先是给黄渤沏了茶,又默默地站在一旁帮黄渤磨墨,大气都不敢出,就怕黄渤把他轰出去,就这样,他在黄渤身侧站了半个时辰,黄渤愣是没有意识到旁边有人 。皇上心底发酸,黄渤忙起来丝毫不注意自己的身体,也直接忽略了皇上,自己站到他跟前都仿佛是空气一般,可他也没理由委屈,因为黄渤如此拼命的原因也都是因为他。

黄渤曾说过,入仕途就是他选择活下去的一条路,无论多小的官,只要一天到头有口饭吃就满足了,他一开始就没想着要为皇上卖命,所以他选择做文官。而如今,能把自己份内的事做到如此境界,历朝历代也数不出几个人来,皇上心里清楚,这都是因为自己。黄渤马上就要从水运总管的位置上卸任了,无论接任的是谁,他都希望这事不要成为皇上的烦恼,于是他要尽自己所能把事情做到最好,为此册封大典都推迟了一个月,礼部的人是最感激他的。

夜深了,黄渤写字都开始发抖了,手腕也酸了,他搁下笔打算歇一歇,把前面的东西读一读,然后面前有人递过来一杯茶,他轻声道谢接过来喝了,再放下的时候被人握住了手腕。

他抬眼一看,简直见鬼了一般,不知什么时候倒茶的小太监变成了皇上,他眨巴着眼睛,确认自己没做梦,只是这个皇上皱着眉头红着眼眶,脸色也有点憔悴,难道这些天皇上比自己还忙还累?黄渤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直到皇上轻轻揉着他的右手,低低唤他一声“小渤”,那语气竟然既卑微又可怜,让他顿时愧疚起来。

“你怎么来了?这么晚不休息吗?”黄渤还是习惯了尊卑之礼,起身给皇上让了座,皇上没客气就坐了下来,然后把黄渤拉到自己怀里,让他坐在自己大腿上,轻轻捏着他手心:“想你了,睡不着。”

黄渤听了嘴角一撇:“多大个人了自己不能睡吗?”

皇上听了更加委屈:“小渤,你都不问问我来了多久。”

黄渤一听就知道皇上肯定早就来了,他心里一颤,伸手搂着皇上的脖子,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,于是凑过去献了个吻。皇上知道这是讨好的态度,对他的举动不拒绝也不迎合,黄渤感受到对方的不配合,这在之前是少有的,于是黄渤停下来看着皇上。

“这些天都是你一个人在写这些东西?”

“王大人母亲病重,所以他告假回老家了。咳,也没多少了,就差一点律法没补全,很快就能完成。”黄渤知道皇上担心,所以撒了个小谎,“真的马上就完成了,过两天就可以交给吏部和刑部审定了。”

“那你也应该叫两个帮手来啊,怎么能一个人写呢!明天我派两个人来,你口述,让他们写。”皇上皱着眉头,“你真当自己是神仙吗?什么事都自己来,累坏了还不是我心疼,我看你明天就不要来了,不是就差律法了吗,明天让刑部尚书来一趟,你就别掺合了。”

“我这不是想,替你分担一点,别人能力如何我不清楚,但我办事你总得信得过,我不能上场杀敌,也不能许你荣华富贵,就这么一点小事是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的…”黄渤自知理亏,他看着桌上摇曳的烛光,甚至不敢看皇上,“你给了我高官厚禄,我总得为你做点什么,还有几天,我就不再是水运总管了,到时候你让我管我也不干了。”

“所以你是怕册封之前完成不了,才在这里奋笔疾书,连觉都不睡了?”皇上最清楚他心里的想法,沉重地叹了口气,“你若是想做大事,我定不会拦着你,你觉得时间不够,咱就把册封的时间再推后一些,这都好办,但是你总得跟我商量一下啊。你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,我也不敢来看看你,怕打扰到你。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御书房的奏折有多少是说你的!”

“说我?我又怎么了?我这几天可没勾引你吧,陛下,臣冤枉啊!”黄渤说着说着忽然笑了,他不知道别人又在背后说他什么了,但是无论说什么黄渤都不怕。

“就因为你初八初九两天没上朝,还有几天上朝的时候打瞌睡,被御史参了一本,紧接着其他人也都开始跟风,奏折摞的两人高,”皇上颇为无奈,“他们哪里知道,我比他们更关心你,你现在这样,只会给我添堵。”

“又让你担心了,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,”黄渤笑着吻了吻皇上的眉心,“那我把册封再推迟一个半月可以吗?我想慢慢来。”

“可以,这本来就急不得。”皇上嘴角刚勾起来又耷拉下去,“小渤,你不是说很快就要完成了吗?怎么还需要这么长时间?”

“我想再亲自去一趟江淮,不然我写的东西还是纸上谈兵。”黄渤晃着身子,“你都答应我了,君无戏言,你可不能反悔!”

“谁答应你去江淮了?!”

“我不管,说好推迟一个半月,你可不能改!”黄渤又讨好地在皇上嘴角亲了几下,然后又发誓,“我回来就立马参加册封大典,然后就再也不管那破事了,我保证听你话!”

【双黄】星20

104/130
彻底被lof打败
还是评论区见吧
祝大家生活愉快

最受不了他这样,嘻嘻哈哈挠着你,
最后自己背过身抹一把眼泪。 ​ ​​

突然想起这句话,有点心疼他。

依旧没有等到快递的电话
依旧没有买到去青岛的车票
就连今天回校部开会也临时变了地点没通知我
究竟是怎么了
开学到现在就没顺利过

真是服了这办公楼了
导员办公室
学生浴池
授课教室
全在这栋楼里
一边上课一边听楼上施工队的声音也就算了
医闹来这楼干嘛呢
把楼一封 同归于尽吧

东北妹子真是宝藏女孩
听室友和她闺蜜电话互怼
说话一套一套的
比赵本山都带劲